当前位置: 首页 > 民宗局 > 法规规章
关于《中国公民民族成份登记管理办法》有关内容的答疑
发布日期:2016-12-07 15:15 来源:

        一、为什么公民可以根据养父母和与继子女有抚养教育关系的继父母的民族成份确认、变更其民族成份?

        答:在《办法》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有单位和个人对公民依据养父母、继父母确认、变更民族成份的合理性提出疑问。一是认为“养父母与继父母与子女没有实际上的血缘关系,不应当享有民族成份的继承权”;二是认为公民依据养父母、继父(母)确认、变更民族成份,可能导致个别人假离婚、假结婚、假收养,借机变更民族成份。我们认为,公民依据养父母、继父(母)的民族成份确认、变更民族成份的规定,有比较充分的理论、法理和实践依据。从理论角度来看,公民民族成份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国家法定、政府确认的社会身份,同时也与公民的家庭环境、文化环境、社会环境、生活环境密切相关,不能简单地与“血统”、“血脉”或“血缘”继承划等号。从法律规定来看,根据《婚姻法》、《收养法》的有关规定,养父母有与生父母同等的法律权利和义务。例如,《婚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国家保护合法的收养关系”,“养父母和养子女间的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养子女和生父母间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但继父母与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的确定,存在是否“受继父母的抚养教育”的限定条件。《婚姻法》第二十七条规定,“继父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三)从实践效果上看,《办法》延续了1990年《规定》的相应条款的基本内容,属于比较成熟、可行的政策规定。

        二、为什么父母民族成份不同的公民,可以(且只能)在其年满十八周岁的两年内自愿选择其父或其母的民族成份。

        答:在《办法》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有单位和个人建议放宽年满十八周岁公民自愿选择其父或其母民族成份的年龄限制(有的建议放宽到结婚以前,有的建议放宽到35岁)。根据我国现行法律,除特殊情况外(如精神疾病等),公民年满十八周岁即享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享有相应的公民权利和义务。赋予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选择其民族成份的权利,具有充分的法理依据。公民在其年满十八周岁的两年内,自愿选择其民族成份的规定,不是年龄意义上的限定(并不是18周岁到20周岁的时间概念),而是法律时效意义上的限定(自年满十八周岁起的两年内)。在我国的法律实践中,对于权利的时效性有明确的规定。行政法方面,《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相对人起诉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的诉讼期限,为其知道或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其计算,但从知道或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民法方面,《民法通则》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民事诉讼法》规定,民事诉讼的普通诉讼时效是2年。因此,将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选择其民族成份的权利时效确定为从其拥有该项权利之日(年满十八周岁)起的2年内,具有充足的法律依据。

        三、为什么《办法》删除了“已经确定为某一少数民族成份的,不得随意变更为其他民族成份”的规定?

        答:1990年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原来已经确定为某一少数民族成份的,不得随意变更为其他民族成份”。由于《规定》并没有就“不得随意”作出明确解释和规定,导致不同地方、不同部门对于“不得随意”的理解产生偏差:有的地方和部门将“不得随意”理解为“不能变更”;有的地方和部门则将“不得随意”理解为“可以变更”。这种情况一方面在实践层面导致不同地区、不同部门对于政策的理解和执行存在认识偏差,政出多门令工作人员和群众无所适从;另一方面在理论层面也有悖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基本原则:在同等条件下,汉族公民可以将民族成份变更为少数民族,但是少数民族公民则不能将民族成份变更为汉族或其他少数民族。《规定》第六条的主要担忧,是确定、变更为少数民族的公民在享受相应的权益之后,再把民族成份变更为汉族,变相侵占国家规定的、本应少数民族公民才能享有的相关权益。我们认为,《办法》有关变更次数和变更条件的规定,对公民出于功利目的随意变更民族成份的情况,已经做了比较严格的限制,理应更加平等地保障各族公民同等地享有民族身份权利。因此,我们在《办法》中删除了《规定》第六条的相关内容。

        四、因户籍管理原因造成公民民族成份错填、误登的情况,应该如何处理?

        答:近年来,公安部要求各地户籍管理部门将公民户籍信息上网,在此期间发现一些农村居民的户籍信息确实存在误登、重登、甚至未登的情况,其中包括公民民族成份信息。为解决相关问题,《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公民民族成份在户籍管理过程中被错报、误登的,由公安部部门按照纠错程序更正其民族成份。